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频道 > 生活新闻 >

文人墨客讨伐蚊子

时间:2016-08-03 14:17:17 来源:羊城晚报

  品赏

  □胡胜盼

  夏天来临,最恼人的,莫过于蚊子。可以说,夏天是一个人蚊大战的季节。古人当然也讨厌蚊子,却仍以蚊为题,写下许多诗文。

  当夜深人静,暑气消退,正好可以安然入眠的时候,蚊子就开始嗡嗡地在你耳旁打转,伺机就要下口。这是蚊子最遭人恨的。为此,《庄子·天运篇》中写道:“蚊虻噆肤,则通昔(夕)不寐矣。”累了一天,却被蚊子搅得一宿合不上眼。难怪晋朝人傅选会以《蚊赋》来讨伐可恶的蚊子:“众繁炽而无数,动聚众而成雷,肆惨毒于有生,及餐肤以疗饥。妨农工于南田,废女工于机杼。”愤怒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众所周知,蚊子嗜血,其实雄蚊子并不吸血,它们一生都靠吸吮瓜果汁液、露水等维持生命。吸人畜血液的是雌蚊子。唐代诗人孟郊有《蚊》诗云:“五月中夜息,饥蚊尚营营。但将膏血求,岂觉性命轻。顾己宁自愧,饮人以偷生。愿为天下幮,一使夜景清。”孟郊这首诗,可谓是科普诗。因为,他揭示出了雌蚊吸血,是为延续生命与繁衍后代的本能本性。另外,北宋诗人梅尧臣在《聚蚊》一诗中,也给出了相似的答案:“利吻竟相侵,饮血自求益。”

  蚊子吸血靠长吻,对于这一细节,诗人们也多有描述。如唐代刘禹锡,就曾在《聚蚊谣》中写道:“喧腾鼓舞喜昏黑,昧者不分聪明惑。露华滴沥月上天,利嘴迎人著不得。”被蚊子叮咬后,不仅奇痒难忍,更主要的是蚊子还会传播多种疾病。白居易在《蚊蟆》里说:“斯物虽微细,中人初甚轻。有如肤受谮,久则疮痕成。”蚊咬后,受了感染就可能使皮肤溃烂,痛苦不堪。

  “性命博膏血,人间尔最愚。噆肤凭利喙,反掌陨微躯。”浙江名士单斗南在《咏蚊诗》中如是写道。蚊子为图吸血,有时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,自取灭亡。但是,就是如此,蚊子也还是一往无前。蚊子的这种赌徒心态,被诗人们用作“借蚊喻人”。晚唐诗人皮日休在《蚊子》一诗中写下了:“隐隐聚若雷,噆肤不知足。皇天若不平,微物教食肉。贫士无绛纱,忍苦卧茅屋。何事觅膏腴,腹无太仓粟。”诗人既讥讽了蚊子嗜血贪婪的本性,也对那些只顾中饱私囊,不管百姓死活的贪官污吏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和严厉的谴责。

分享到: